基督苦難主日(聖枝主日)

吳智勳神父主日講道

背十字架的門徒

基督苦難主日(聖枝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0:4-7

我主上主賜給了我受教的口舌,叫我會用言語,來援助疲倦的人。他每天清晨喚醒我,喚醒我的耳朵,叫我如同學生一樣靜聽。我主上主開啟了我的耳朵。 我並沒有違抗,也沒有退避。我將我背,轉給打擊我的人;把我的腮,轉給扯我鬍鬚的人;對於侮辱和唾污,我沒有遮掩我的面。 因為,我主上主協助我,因此,我不怕蒙羞;所以,我板著臉,像一塊燧石,因為我知道:我決不會受辱。

聖保祿宗徒致斐理伯人書 2:6-11

弟兄姊妹們: 耶穌雖具有天主的形體,並沒有以自己與天主同等,為應當把持不捨的,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與人相似,形狀也一見如人;他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為此,天主極其舉揚他,賜給了他一個名字,超越其他所有名字,致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無不明認耶穌基督是主,以光榮天主聖父。

若望所載主耶穌基督的受難始末 18:1-19:42

敘述:那時候,耶穌和門徒出去,到了克德龍溪的對岸。在那裡,有一個園子,耶穌和門徒便進去了。出賣耶穌的猶達斯也知道那地方,因為耶穌同門徒,曾多次在那裡聚集。

猶達斯便領了一隊兵,和由司祭長及法利塞人派來的差役,帶著火把、燈籠與武器,來到那裡。耶穌既知道要臨於他身上的一切,便上前去問他們說:

耶穌:「你們找誰?」

敘述:他們回答說:

群眾:「納匝肋人耶穌。」

敘述:耶穌向他們說:

耶穌:「我就是。」

敘述:出賣耶穌的猶達斯,也同他們站在一起。耶穌一對他們說:「我就是」,他們便倒退,跌在地上。於是,耶穌又問他們說:

耶穌:「你們找誰?」

敘述:他們說:

群眾:「納匝肋人耶穌。」

敘述:耶穌回答說:

耶穌:「我已給你們說了『我就是』;你們既然找我,就讓這些人走吧!」

敘述:這是為應驗耶穌先前所說過的話:「你賜給我的人,我連一個也沒有喪失。」

西滿伯多祿有一把劍,就拔出來,向大司祭的一個僕人砍去,削下了他的右耳;那僕人名叫瑪耳曷。耶穌就對伯多祿說:

耶穌:「把劍收入鞘內!父賜給我的杯,我怎能不喝呢?」

(先解送耶穌到亞納斯那裡)

敘述:於是,兵隊、千夫長和猶太人的差役,拘捕了耶穌,把他捆綁起來,先解送到亞納斯那裡;亞納斯是當年的大司祭蓋法的岳父。就是這個蓋法,曾給猶太人出過主意:叫一個人替百姓死,是有利的。

那時,西滿伯多祿同另一個門徒,跟著耶穌。

那門徒是大司祭所認識的,便同耶穌一起,進入了大司祭的庭院;伯多祿卻站在門外。大司祭認識的那個門徒出來,對看門的侍女說了一聲,就領伯多祿進去。

那看門的侍女對伯多祿說:

侍女:「你不也是這人的其中一個門徒嗎?」

敘述:伯多祿說:

伯多祿:「我不是。」

敘述:那時,僕人和差役,因為天冷,就生了炭火,站著烤火取暖;伯多祿也同他們站在一起,烤火取暖。

大司祭審問耶穌,關於他收徒和施教的事。

耶穌回答他說:

耶穌:「我向來公開對世人講話;我常常在會堂和聖殿內,即眾猶太人所聚集的地方施教;在暗地裡,我並沒有講過什麼。你為什麼問我?你問那些聽過我的人:我給他們講了什麼;他們知道我所說的。」

敘述:耶穌剛說完這話,侍立在旁的一個差役,就打了耶穌一個耳光,說:

差役:「你就這樣答覆大司祭嗎?」

敘述:耶穌回答他說:

耶穌:「我如果說得不對,你指證那裡不對;如果我說得對,你為什麼打我?」

敘述:亞納斯於是把耶穌捆綁,解送到大司祭蓋法那裡。

(你不也是他門徒中的一個嗎?我不是。)

敘述:西滿伯多祿仍站著烤火取暖。於是,有人向他說:

群眾:「你不也是他門徒中的一個嗎?」

敘述:伯多祿否認說:

伯多祿:「我不是。」

敘述:有大司祭的一個僕役,是被伯多祿削下耳朵那人的親戚,對伯多祿說:

僕役:「我不是在山園中,看見你同他在一起嗎?」

敘述:伯多祿又否認了,立刻雞就叫了。

(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

敘述:然後,他們從蓋法那裡,把耶穌解往總督府。那時是清晨;他們自己卻沒有進入總督府,怕受了沾污,而不能吃逾越節羔羊。

因此,比拉多出來,到外面,向他們說:

比拉多:「你們對這人提出什麼控告?」

敘述:他們回答說:

群眾:「如果這人不是作惡的,我們便不會把他交給你。」

敘述:比拉多便對他們說:

比拉多:「你們自己把他帶去,按照你們的法律審判他吧!」

敘述:猶太人回答說:

群眾:「我們沒有權力處死任何人!」

敘述:這是為應驗耶穌論及自己將怎樣死去,而說過的話。於是,比拉多又進了總督府,叫耶穌過來,對他說:

比拉多:「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

敘述:耶穌回答說:

耶穌:「這話是你自己說的,或是別人論及我,而對你說的?」

敘述:比拉多回答說:

比拉多:「莫非我是猶太人?你的民族和司祭長,把你交給我,你做了什麼?」

敘述:耶穌回答說:

耶穌:「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如果我的國屬於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但是,我的國不是這世界的。」

敘述:於是,比拉多對耶穌說:

比拉多:「那麼,你就是君王了?」

敘述:耶穌回答說:

耶穌:「你說的是,我是君王。我為此而生,我也為此而來到世界上,為給真理作證;凡屬於真理的,必聽從我的聲音。」

敘述:比拉多於是說:

比拉多:「什麼是真理?」

敘述:說了這話,比拉多再出去,到猶太人那裡,向他們說:

比拉多:「我在這人身上,查不出什麼罪狀。你們有個慣例:在逾越節,我該給你們釋放一人;那麼,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猶太人的君王嗎?」

敘述:他們就大聲喊說:

群眾:「不要這人,而要巴辣巴!」

敘述:巴辣巴原是個強盜。

(猶太人的君王,萬歲!)

敘述:那時,比拉多命人把耶穌帶去鞭打。然後,兵士們用荊棘,編了個茨冠,放在耶穌頭上,給他披上一件紫紅袍,來到他面前,說:

眾士兵:「猶太人的君王,萬歲!」

敘述:兵士並打了耶穌耳光。

比拉多又出去,到外面,向他們說:

比拉多:「看,我帶他出來,為叫你們知道: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麼罪狀。」

敘述:於是,耶穌戴著茨冠,披著紫紅袍出來。

比拉多就對他們說:

比拉多:「看,這個人!」

敘述:司祭長和差役,一看見耶穌,就喊說:

群眾:「釘在十字架上!釘他在十字架上!」

敘述:比拉多對他們說:

比拉多:「你們把他帶去,釘在十字架上吧!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麼罪狀。」

敘述:猶太人回答他說:

群眾:「我們有法律;按法律,他應該死,因為他自命為天主子。」

敘述:比拉多聽了這話,越發害怕,於是又進了總督府,對耶穌說:

比拉多:「你到底是那裡的?」

敘述:耶穌卻沒有回答比拉多。

於是,比拉多對耶穌說:

比拉多:「你對我也不說話嗎?你不知道我有權釋放你,也有權釘你在十字架上嗎?」

敘述:耶穌回答說:

耶穌:「如果不是上天賜給你,你對我什麼權柄也沒有;為此,把我交給你的人,罪過更大。」

(除掉他,除掉他,釘他在十字架上!)

敘述:從此,比拉多設法要釋放耶穌;猶太人卻喊說:

群眾:「你如果釋放這人,你就不是凱撒的朋友,因為凡自命為王的,就是背叛凱撒。」

敘述:比拉多一聽這話,就把耶穌領出來,到了一個名叫「石舖地」──希伯來話叫「加巴達」的地方,坐在審判座上。時值逾越節的預備日,約莫第六時辰,比拉多對猶太人說:

比拉多:「看,你們的君王!」

敘述:他們喊叫說:

群眾:「除掉他,除掉他,釘他在十字架上!」

敘述:比拉多對他們說:

比拉多:「要我把你們的君王,釘在十字架上嗎?」

敘述:眾司祭長回答說:

眾司祭長:「除了凱撒,我們沒有君王。」

敘述:於是,比拉多把耶穌交給他們去釘死。

(同耶穌一起被釘的,還有兩個人。)

敘述:他們就把耶穌帶走。耶穌自己背著十字架出來,到了一個名叫「髑髏」的地方,希伯來話叫「哥耳哥達」。他們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同耶穌一起被釘的,還有兩個人: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耶穌在中間。

比拉多寫了一個牌子,放在十字架上端,寫的是:「納匝肋人耶穌,猶太人的君王。」

這牌子有許多猶太人看了,因為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地方,離城很近;字是用希伯來、拉丁和希臘文寫的。

於是,猶太人的司祭長,就對比拉多說:

眾司祭長:「不要寫『猶太人的君王』,該寫他自己說:我是猶太人的君王。」

敘述:比拉多回答說:

比拉多:「我寫了,就寫了。」

(他們瓜分了我的衣服)

敘述:兵士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後,拿了他的衣服,分成四分,每人一分;又拿了他的長衣;因那長衣是無縫的,由上到下渾然織成,所以他們彼此說:

眾兵士:「我們不要把它撕開;我們擲骰,看是誰的。」

敘述:這就應驗了經上的話:『他們瓜分了我的衣服;為我的長衣,他們拈鬮。』士兵果然這樣做了。

(看,你的兒子!看,你的母親!)

敘述:在耶穌的十字架旁,站著他的母親,和他母親的姊妹,還有克羅帕的妻子瑪利亞,和瑪利亞瑪達肋納。

耶穌看見母親,又看見他所愛的門徒,站在旁邊,就對母親說:

耶穌:「女人,看,你的兒子!」

敘述:然後,又對那門徒說:

耶穌:「看,你的母親!」

敘述:就從那時起,那門徒把她接到自己家裡。

(完成了)

敘述:此後,耶穌因知道一切都完成了,為應驗經上的話,於是說:

耶穌:「我渴。」

敘述:有一個盛滿了醋的器皿,放在那裡;有人便將海綿浸滿了醋,綁在長槍上,送到耶穌口邊。

耶穌一嘗了那醋,便說:

耶穌:「完成了。」

敘述:耶穌就低下頭,交付了靈魂。

跪下默禱片刻

(立刻就流出血和水)

敘述:猶太人因那日子是預備日,免得安息日內──那安息日原是個大節日──屍首留在十字架上,就來請求比拉多,打斷他們的腿,把他們拿去。兵士於是前來,把第一個人的,並與耶穌同釘在十字架上的,第二個人的腿,打斷了。可是,及至來到耶穌面前,看見耶穌已經死了,就沒有打斷他的腿;但是,有一個士兵,用槍刺透了他的肋膀,立刻就流出了血和水。

那看見的,就作證,而他的見證,是真實的;並且「那位」知道他所說的,是真實的,為叫你們也相信。這些事發生,正應驗了經上的話:「不可將他的骨頭打斷。」經上另一處,又說:「他們要瞻望他們所刺透的。」

(他們取下了耶穌的遺體,用殮布和香料,把他裹好。)

敘述:這些事以後,阿黎瑪特雅人若瑟──他因怕猶太人,暗中作了耶穌的門徒──來求比拉多,為領取耶穌的遺體;比拉多允許了。

於是,他來把耶穌的遺體領去了。

那以前夜間來見耶穌的尼苛德摩,也來了,帶著沒藥及沉香調和的香料,約有一百斤。他們取下了耶穌的遺體,照猶太人埋葬的習俗,用殮布和香料把他裹好。

在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有一個園子,在那園子裡,有一座新墳墓,裡面還沒有安葬過人。只因是猶太人的預備日,墳墓又近,就在那裡安葬了耶穌。

——上主的話。

吳智勳神父

 

每一位福音作者寫耶穌受難史都有其特色,馬爾谷的特色就是,他把耶穌描述得非常悲哀、悽慘、孤獨。他的訊息是:基督必須經過十字架的痛苦才帶來救贖,而基督徒也必須像他們的師父(基督)一樣背十字架,才會帶來救恩。

在去山園路上,耶穌一開口就說:「你們全部會跌倒」,祂先預言自己會孤獨地承受苦難。伯多祿的誇口,只換來耶穌預言三次不忠的否認。伯多祿激動的回答及眾人的反應,更襯托出人的不可靠。整個受難史都指出,祂要孤獨地背十字架,孤伶伶地死去。

在山園中,耶穌曾表達祂的感受:「我的心靈悲傷得要死」。祂來回三次要求門徒醒寤,但沒有一個能夠醒著。祂兩次要求天父,但連天父也沒有回音,祂獨自一人面對捉拿祂的人。門徒看見來勢洶洶的人都嚇得跑了,馬爾谷還記載有一少年被人捉住,但他脫下麻布,赤身逃走。門徒們最初拋下一切,跟隨耶穌;現在最後一個門徒亦丟下一切,赤身離棄耶穌。這是門徒的悲哀。

在公議會的審訊當中,他們找證據控告祂,不是找不著,便是互相矛盾。最後捏造的證據又非常笨拙,他們用耶穌的話去控告祂:「我要拆毀人手造的聖殿,三日內另建一非人手造的」。耶穌本是另有所指,但就算耶穌真的這樣表達又有甚麼錯誤,足以處死?耶穌只好緘默,真理以緘默去襯托出謊言的荒謬,因為爭辯是無用的。

作為大司祭,猶太人的領袖、天人之間的橋樑,竟然不懂耶穌說話的意思。他不接受耶穌就是要來審判世界的那一位。大司祭沒有帶人去接納承認耶穌,反而帶領眾人,逼人判耶穌死罪。這位應該帶領人去崇拜天主的人,現在卻帶領人離開天主。公議會的人都是有地位、有尊嚴、有學問的領袖,現在全變成市井流氓,向耶穌吐唾沫,用拳打祂,這是民族的悲哀。

伯多祿,十二宗徒之長,耶穌親自選定作為教會磐石的那一位,他三次不認耶穌。細心看馬爾谷的描述,他強調伯多祿最後用發誓詛咒為求脫身,而他詛咒的竟是耶穌!的確,連他也詛咒耶穌,實在令耶穌悲傷。伯多祿以詛咒來求脫身,徹底喪盡門徒的身份,連他自己也羞愧得哭起來。正因為此,他是所有曾跌倒,否認過耶穌的人的希望。

馬爾谷記載有關比拉多審耶穌比其他福音簡單,比拉多無意釋放耶穌,只一味討好群眾。他最後的一句話代表了整件事的無理:「祂犯了甚麼罪!」既然找不到罪狀,仍然順從群眾的要求去處死耶穌!連一般司法的公義都得不到,這是制度的悲哀,而羅馬人是以法律著名的。

整個苦路上,沒有門徒跟著,沒有婦女為祂痛哭,十字架下沒有一個自己的人。祂在十字架上時有三批人辱罵祂:過路的人、司祭長和經師、一齊被釘的罪犯,他們沒有一個人向耶穌表示同情。連大自然也變色,由中午12時到下午3時,天地昏黑,馬爾谷只記載耶穌講一句話:「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為甚麼捨棄我?」人捨棄祂,天地捨棄祂,連天主也好像捨棄祂,最後祂大聲呼喊而死!

耶穌孤獨的走完十字架的苦路,不過祂立刻得到平反:聖所帳幔分裂為二,表示天主對猶太當權的不滿,因大司祭曾撕裂自己衣服;有份釘死祂的百夫長感動地說:「這人真是天主子!」婦女與若瑟出現領取耶穌的遺體。

馬爾谷要我們緊記一個訊息:透過十字架,耶穌完成祂的使命,每一個基督徒,無可逃避的要經過十字架,才能得到救恩。為那時受迫害的基督徒是極大的安慰,讓我們也把握馬爾谷的訊息:甘願背十字架的才算是耶穌的門徒。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