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旬期第三主日 (丙年)

主日聖言及反省

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為什麼事情看似無緣無故要發生便發生?

四旬期第三主日

出谷紀 3:1-8,13-15

那時候,梅瑟為他的岳父,米德楊的司祭耶特洛放羊。有一次,梅瑟趕羊往曠野去,到了天主的山曷勒布。上主的使者,從荊棘叢中的火焰,顯現給梅瑟。梅瑟遠遠看見那荊棘被火焚燒,而荊棘卻沒有燒毀。梅瑟心裡說:「我要到那邊,看看這個奇異的現象,為什麼荊棘沒有被燒毀?」上主見梅瑟走來觀看,天主便由荊棘叢中叫他說:「梅瑟!梅瑟!」梅瑟回答說:「我在這裡。」天主說:「不可到這邊來!將你腳上的鞋脫下,因為你所站立的地方是聖地。」又說:「我是你父親的天主、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梅瑟因為怕看見天主,就把臉遮起來。上主說:「我看見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痛苦;聽見他們因工頭的壓迫,而發出的哀號;我已注意到他們的痛苦。所以我要下去,拯救百姓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離開那地方,到一個美麗寬闊的地方,流奶流蜜的地方。」梅瑟對天主說:「當我到以色列子民那裡,向他們說:『你們祖先的天主,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的時候,他們必要問我:他叫什麼名字?我要回答他們什麼呢?」天主向梅瑟說:「我是自有者。」又說:「你要這樣對以色列子民說:那『自有者』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天主又對梅瑟說:「你要這樣對以色列子民說:上主、你們祖先的天主、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和雅各伯的天主,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這是我的名字,直到永遠;這是我的稱號,直到萬世。」——上主的話。

格林多前書 10:1-6,10-12

弟兄姊妹們:我願意提醒你們,我們的祖先都曾在雲柱下,都從海中走過,都曾在雲中和海中受了洗,而歸於梅瑟,都吃過同樣的神糧,都飲過同樣的神飲;原來他們所飲的,是來自伴隨他們的屬神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可是,他們中多數人,都不是天主所喜悅的,因而倒斃在曠野裡。這些事都是我們的鑑戒,為叫我們不要像他們一樣貪戀惡事。你們也不可像他們一樣抱怨;他們中有些人抱怨過,因而被毀滅者所消滅。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這一切事,都是為給人作鑑戒,並記錄下來,為勸戒我們這些生活在末世的人。所以,凡自以為站得穩的,務要小心,免得跌倒。——上主的話。

路加福音 13:1-9

那時候,有幾個人,把有關加里肋亞人的事,即比拉多把他們的血,攙和於他們的祭品的事,報告給耶穌。耶穌回答說:「你們以為這些加里肋亞人,比其他所有加里肋亞人更有罪,才遭此禍害嗎?不是的。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悔改,你們都要同樣喪亡。「就如史羅亞塔倒下,壓死了十八個人,你們以為他們比耶路撒冷其他所有居民,罪債更大嗎?不是的。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悔改,你們都要同樣喪亡。」耶穌講了這個比喻,說:「有一個人將一棵無花果樹,栽種在自己的葡萄園內。他來在樹上找果子,但沒有找到,便對園丁說:你看,我三年來,在這棵無花果樹上找果子,竟沒有找到。你砍掉它吧,為什麼讓它白佔土地?「園丁回答說:主人,再留它這一年吧!等我在它周圍掘上土,加上糞;將來,如果結果子,便算了;不然的話,你就把它砍掉。」

May Tam

我得承認我很費力才能明白這個主日的福音讀經。這讀經難以理解, 是因為它觸發了我們心中一個生活上經常問的問題:「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參看路13:1)。是難明白的,因為耶穌沒有給我們答案. 衪反而用另一個故事帶出一個同樣困難的問題:「為什麼事情看似無緣無故要發生便發生?」(參看路13:4)

要恰當地理解這問題,也許我們應該考慮故事的背景。在耶穌時代, 在追隨祂的群眾心目中, 都普遍抱著「因果報應」這觀念, 認為受害者得到的是他們應得的。人們基本上認為公義的上主以悲慘的事來懲罰人那看不見的罪過 (參看約4:7-8)。直至今天, 這觀念仍然普遍存在。

所以耶穌對於因暴行而被殺的人,或因自然災害而意外死亡的人,沒有憤怒的回應。他的信息很明確:悲劇不等同上主的懲罰,也不要自我放心, 因為「如果你們不痛改前非,也都要同樣喪亡」(路13:3.5)。重點不在於「為什麽」,而是「何時」。既然我們被生命的脆弱和死亡的突然來臨威脅着,那麽悔改就更形迫切。災難不管有多悲慘,都只是暫時性的,但喪失靈魂卻是永遠的。這並不是說人命損失不重要, 耶穌只是想我們在還有時間的時候,能明辨緩急輕重,及時抓緊上主的恩典。雖然天主可能用苦難為淨化和成聖我們的工具,不幸的事也可以令我們更懂得反省和 開放心靈,但悲劇時常是出人意外地發生的, 到那時候,恐怕我們已沒有機會與上主修和了。

那緊急的召叫源於愛。天主的愛比葡萄園園丁的忍耐力更大。悔改不單是為殺人的, 犯姦淫的, 說謊的或不信主的人。悔改是一種經常的態度和認知, 明白自己的狀況和與天主的關係。當我們遭遇痛苦時, 便會認識到那個甘願為我們的罪而受苦難的天主,如何以超越人性所能理解的愛去愛我們。

May Tam

May Tam,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