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 四旬期第五主日

主日聖言及反省

心事

乙年 四旬期第五主日

耶肋米亞先知書 31:31-34

看,日子將到——上主的斷語——我必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訂立新約;不像昔日,我握住他們的手,引他們出離埃及時,與他們的祖先,所訂立的盟約。雖然,我是他們的夫君,但他們已自行破壞了我這盟約——上主的斷語。 在那些日子之後,我願與以色列家訂立盟約——上主的斷語——就是:我要將我的法律,放在他們的肺腑裡,寫在他們的心頭上;我要作他們的天主,他們要作我的人民。 那時,誰也不再教訓自己的近人或兄弟,說:「你們該認識上主,」因為不論大小,人人都必認識我——上主的斷語——因為我要寬恕他們的過犯,不再記憶他們的罪惡。

希伯來人書 5:7-9

當基督還在血肉之身時,以大聲哀號和眼淚,向那能救他脫離死亡的天主,獻上了祈禱和懇求;就因他的虔敬,而獲得了俯允。他雖然是天主子,卻由所受的苦難,學習了服從,且在達到完成之後,為一切服從他的人,成了永遠救恩的根源。

聖若望福音 12:20-33

那時候,在那些上來過節、崇拜天主的人當中,有些希臘人。他們來到加里肋亞貝特賽達人斐理伯前,請求他說:「先生!我們想拜見耶穌。」斐理伯就去告訴安德肋,然後,安德肋和斐理伯便來告訴耶穌。 耶穌開口向他們說:「人子要受光榮的時辰到了。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性命的,必要喪失性命;在現世憎恨自己性命的,必要保存性命,進入永生。誰若事奉我,就當跟隨我;這樣,我在那裡,我的僕人也要在那裡;誰若事奉我,我父必要尊重他。 「現在我心神煩亂,我可說什麼呢?我說:父啊!救我脫離這時辰吧?但我正是為此,才到了這時辰。父啊!光榮你的名吧!」 當時有聲音來自天上:「我已光榮了我的名字,我還要再光榮它。」在場聽見的群眾,便說:「這是打雷。」另有人說:「是天使同他說話。」耶穌回答說:「這聲音不是為我而來,而是為你們。現在,就是這世界應受審判的時候,現在這世界的元首,就要被趕出去;至於我,當我從地上被舉起來時,便要吸引眾人來歸向我。」 他說這話,是表明他要以怎樣的死而死。

Susanna Mak

是遠、是近,不管你身在何方
我相信這顆心不會改變
你再一次打開心扉
你已在我心內,我心永恆不變。
(James Horner and Will Jennings寫 “My Heart will Go on”我心永恆》)

誰能忘記席琳狄翁 Celine Dion 這首憂傷而美麗,令人縈繞心間的歌曲?歌曲痛惜失去的愛情,同時也認定一顆永恆不變的心的力量。「心」字面上是人體一個重要器官,在文學、音樂或流行文化領域裏,「心」已超越了字面上的意思,往往被喻為代表愛、精神或我們存在的中心,更遑論「心」時常被商業化,被包裝成向大眾推銷的商品。「心」的象徵性價值的確不能否定;大多數人都會認同「心」在文化、感情和靈性方面的重要性,遠遠超過真實的「心」,一個輸送血液的器官。

在本主日的讀經,「心」的形象帶我們進入天主廣寬高深的慈悲,以及我們得救的奧秘中。耶肋米亞先知寫道,天主的法律是寫在「他們的心頭上」(耶 31:33) ;《聖詠》的作者懇求一顆「純潔的心」(詠51:12);聖保祿描述耶穌如何懷著悲痛的心情,「以大聲哀號和眼淚,獻上了祈禱和懇求」(希5:7) ;以及在《若望福音》裏,當耶穌期待著祂的苦難和最終要為我們犧牲時,祂承認祂「心神煩亂」(若12:27)。

正如席琳狄翁柔聲低唱:「你再一次打開心扉」,天主不計較我們從前的過犯,祂打開心扉,召喚我們進入「新盟約」。天主的慈悲就是如此的無限。這新盟約不像天主昔日與梅瑟訂立的盟約─「握住他們的手,引他們出離埃及 」─不會被我們的固執和怠慢的心所破壞。這新約象徵著天主與祂的選民間一個更親密的關係,「我要作他們的天主,他們要作我的人民」(耶31:33) ,這是一個何等偉大的聲明─雖然用詞帶著侵略者和被征服民族之間的政治聯盟色彩─天主領養了以色列子民及我們,作為祂自己的子女;就如一個人對自己的至愛,宣告絕對堅定不移的愛。由於天主「把[你和我]刻在[衪]的手掌上」,今後,法律是寫在我們的心頭上,而不是石板上 (依49:16)。我們必須在心神裏認識天主。天主首先將自己的心為我們開啟,使我們的心打開,讓我們能培養出一份「與基督談心和被基督聆聽」的真誠渴望(盧雲神父著《心與心的談話:給耶穌的三個禱告,13 》) 。盧雲神父認為,透過祈禱去認識天主,與只是認識天主是不同的。「新盟約」邀請我們在心內更親密地認識天主。我們連同《聖詠》作者為求得「一顆純潔的心」及一份「堅固的精神」一起祈禱,好讓我們能更親密地認識慈愛的天主,並在往加爾瓦略山的苦路上陪伴基督時,堅強自己,好能隨時捨棄自己的性命。

在《若望福音》,耶穌打開自己的心扉,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顯露給衪最親近的朋友,「現在我心神煩亂,我可說什麼呢?父啊!救我脫離這時辰罷?」雖然耶穌的心已被撕裂,祂仍接受了愛的使命,好讓祂能「吸引眾人」歸向祂 (若12:27, 32)。縱使耶穌承認自己的恐懼和痛苦,祂仍鼓勵祂的門徒說:「你們心裏不要煩亂」(若14:1)。

當四旬期的準備接近尾聲時,讓我們把自己破碎的一切獻給天主;讓我們在禱告中打開我們的心, 與耶穌的心一起:

我的心很細小,充滿恐懼,又非常怯懦。它永遠都是這樣子。但祢說過:「到我的心裏來。我是良善心謙的,我的心也像你的心一樣非常破碎。不要害怕。來吧,讓你的心在我心內找到安息,並信賴一切將會變得美好。」耶穌,我很渴望前來,與祢在一起。主,我在這裏,請拿去我的心,使它變成一顆滿載著祢的愛的心。

(盧雲神父著《心與心的談話:給耶穌的三個禱告,56-57》)

了自己及他人結出生命豐盛果實的能力。

Susanna Mak

Susanna在多倫多擔任高中教師近二十年,擁有英語、學生讀寫能力、青年領袖活動、校牧組等經驗。 她是多倫多大學商業和英語學士,教育學士,亞省Athabasca大學綜合研究碩士,以及擁有多倫多大學Regis學院神學研究碩士證書。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